2019.2.19

是由CAST People#12_澀谷和份額辦公室做成市鎮的人們
用創造者的集合知,擦亮澀谷的個性

co-lab澀谷演員表 佐藤千秋社區經理
伊集院果實梨子內田yurikasan komyunitifashiriteta

遷入澀谷演員表的1.2樓的創造者專用的份額辦公室"co-lab澀谷演員表。"正擔負為市鎮用生產性作為在"創造者往來的創造據點"這個澀谷演員表的概念體現的地方做貢獻的引擎任務。
異行業的創造者聚集,在2003年作為交流、一邊合作,一邊能起作用的地方起動的co-lab是產生質量的高的生產性社區的日本的份額辦公室的先鋒。
一邊從計劃開發比賽的階段參加澀谷演員表,和和co-lab有關系的創造者做協作,一邊經手了設施的概念的建設以及建築的設計方向。開業後來,參與經營"co-lab澀谷演員表"的旁邊,設施周圍的區域經營計劃,在做在澀谷的城鎮建設做並走的新的份額辦公室的形狀。
co-lab正式從事市鎮的活性化這次是第一次。和創造者一起,想在市鎮可以生產性的,在什麼實踐,什麼樣的變化在澀谷的市鎮出生了?問了社區經理的佐藤千秋,komyunitifashiriteta的伊集院果實梨子,內田yurikasanni故事。

PHOTOGRAPHS BY Yuka IKENOYA(YUKAI)
TEXT BY Atsumi NAKAZATO

還有什麼創造者能在澀谷的市鎮做


"co-lab,被展開在都內4據點,但是請告訴我"co-lab澀谷演員表"的特徵。

佐藤:作為澀谷演員表的有創造性的活動的核心起動的"co-lab澀谷演員表"的主題"產生新的工作的。"有創造性的事業的製片人以及導演,許多IT專業的頂端性的各位聚集,給多種多樣的商務集聚的澀谷這個市鎮的個性以及位置留條活命,有想根據成員之間的協作產生新的工作的想法。

"co-lab澀谷演員表"什麼樣的各位使用?

佐藤:現在將近200個的成員在,但是和其他據點比較,除了設計以及影像,以建築等為專業的創造者以外,數碼的系統多。包括接待AI或者機器人等的頂端性的領域的各位在內,有許多處理數碼的藝術的加拿大的公司或者照亮,設計的英國的公司等的海外的企業的地方是特徵。為了澀谷的個性以及位置的好處,請各位選這裡。

在在澀谷演員表開業之前,并且問代表的田中太陽明話了的時候,正講份額辦公室"成為和區域的據點,為市鎮的活性化做貢獻的是夢想"。針對城鎮建設製定做並走的新的份額辦公室的形狀的被推薦作為"co-lab澀谷演員表"的主題中的一個,這個部分被怎麼樣成為現實?

佐藤:支援澀谷演員表正作為使澀谷的市鎮活化的行動進行的區域管理活動,計劃了好像為市鎮用生產性做貢獻的活動。因為參與co-lab內部的創造者所以實現的活動多。
份額辦公室做區域經營活動的太認為沒有例子,但是也許是那裡作為"co-lab澀谷演員表"的特徵。到外面發揮內部的社區的在得到對成員來說展開活躍的地方的事情以及新的刺激的連接起來,認為沒有也對內部的社區來說好的影響。


限於5年經營"co-lab澀谷演員表準備室",原來搬遷到這個近鄰在澀谷演員表的開業的同時了。開業,將近3年過去,現場每一天有在放身體中感到的變化嗎?

佐藤:澀谷演員表從當初開始在叫"創造者tameno復合設施"的新有個性的建築物感到對東急的co-lab的期望值的高度。co-lab從事區域管理活動澀谷演員表是第一次,并且第一次是摸索的狀態,但是自己的視界通過活動漸漸打開,創造者的存在在大塊怎樣是對澀谷來說確實體會。什麼能有,有還許多。

作為eriamanejimento活動,迄今為止進行了什麼樣的活動?

佐藤:一邊用身體感覺外國想像的"這個shibuya",一邊來客之間被把拴在一起的交流型娛樂博覽會"SHIBUYA CREATIST PARK"以及創造者進行了免費,招待自己的技能以及做的東西的"公眾馬戲團"創造者的借能力,在前面拿出澀谷的特點的活動。
其中,特別意識到"生活在澀谷的市鎮的人"的是針對"澀谷machiasobi"這個小孩的活動。澀谷演員表周圍從中學高中一貫校以及國際學校,保育園這樣的學校設施大量,"想讓小孩們是澀谷,并且體驗有創造性的原"的想法計劃了。
想3年在市鎮可以生產性的,實踐,是為脫離而把贊同的集中起來澀谷的市鎮,并且是活動,并且變得用力感覺到"自己是澀谷,并且可能有能做的事情"了。那件事情是進行區域管理活動的動機形成。

澀谷machiasobino樣子

街的各處的反應怎麼樣?

佐藤:去把活動的傳單分配給近鄰的學校設施的話期待感覺厲害高,有據說"告訴我其次一定"也傾向。從正人們認為是那座建築物,什麼""吧的地方開始,是有各種各樣的計劃,拜訪,并且理解加深,認為"是也可以進行自己的地方",能實際上專程前往,嗎?
我的朋友家族在這附近居住,但是每年參加正在澀谷演員表做的盆舞大會,和今年""不去的相反地引來(笑)。叫澀谷演員表的地方一點一點地滲入市鎮,感到什麼能不僅市鎮的各處的生活圈的一部分而且得到。

對"co-lab澀谷演員表,對區域管理活動感興趣的創造者多嗎?

佐藤:認為每隔份額辦公室有字符,但是co-lab的創造者有興趣對"社會本質性地"建成生產性的,老老實實的是許多的印象。因為請在各位co-lab的姿勢而不是在很好看的表面性的部分在澀谷的駅近選的感到同情在請加入了社區所以的時候也容易熟悉,是一樣的價值觀,并且能說。

伊集院:因為做過行政的工作以及澀谷的工作的成員多現在是澀谷,并且什麼樣的開發在前進即使不說明所以也這裡各位知道。

內田:原來好好聽許多被把地域活動在本地換成的成員"擴充活動,是澀谷,但是想做"的話。與其說是商務一邊倒不如說,被意識到與人以及市鎮的聯系的多。另外,關於區域管理活動說的話請各位厲害關心關心"co-lab澀谷演員表",在參觀來自的創造者。

佐藤:代官山或者二子玉川也正在co-lab以外的據點做對市鎮的人們的活動,但是正最大大做的是這裡澀谷。因為co-lab不作為房地產出借業經營份額辦公室,從摸索融成一體,新,建造的形的地方開始社區的建設和空間的建設了所以認為我們的姿勢巧妙適合了澀谷演員表的行動。


不死板的自然的交流出生於的地方


komyunitifashiriteta常駐,在做用來使內部的社區活化的各種各樣的機關的地方是co-lab的特徵。產生成員之間的交流,可能有為了跟協作連通正研究的事情嗎?

內田:在正一回去月的休閒的交流會,正意識到自然和交流做好像出生的地方的。夏天關東煮用配合季節的菜單刨冰,冬天準備,隔壁的咖啡廳"Are"請求幫助,做糕點,茶的喝,比較,甚至做過會以及朗姆酒限定酒吧。因為想盡可能多的參加所以正每次更換時間段以及內容。


伊集院:和成員,在共有廚房一起吃飯的多,但是直接在聽在交流會那時候想吃的東西以及容易聚集的時間。"這次的交流會,什麼樣的感覺好"正用休閒的感覺商談。

在和memba,無聊的會話能進行的適當的距離感有。

佐藤:因為衹有"co-lab"這個名字,內部做協作的是主題所以成員想是是平地,并且與其說是顧客不如說做risupekuto,能準確的關係。因此"這次的忘年會,智力競賽和賓果遊戲哪個好"的想看的會話一般地能夠(笑)的。

伊集院:因為經常接觸新的事情的多所以"這樣現在"流行的話告訴我,可能有相反地是這個年代"的話"電視在看什麼的和問的事情。

伊集院和內田開始工作,好像也沒達到一年,先作為komyunitifashiriteta接觸成員,然後還可能注意嗎?

伊集院:因為沒有必須這樣有的型一邊看前輩工作人員正怎麼樣地接觸所以,一邊正抓住竅門。

佐藤:因為認為不是告訴我自然的交流,能夠所以co-lab的fashiriteta沒做請求的應該有的型。自己認為需要什麼的是實踐對象,能做真地需要的。

內田:比我們更遠遠很了解co-lab的長時間在冊的成員在"co-lab澀谷演員表"。在想依靠什麼的時候,也在這裡感到拘謹,"好因為變得嚴重"所以的話請講話的在。什麼這裡不承蒙太多了重要的話覺得是休閒的關係。

伊集院:當co-lab經歷的長的成員,我們離開的時候,可能有請對新的成員告訴我這套設施的用法的事情。是各位暖和,作為歡迎的氣氛。


佐藤:因為所有的正遷入正限於5年開設的"co-lab澀谷演員表準備室"的成員在這裡一起移動了所以什麼是已經熱的狀態,并且能起動大。那個各處曰"是一樣的氣氛,并且雖然是否氣氛變化認為地方變化因為人不變化"可是所以能做。這個是新的發現的話。厲害感到人在做地方的了。


從企業以及行政關注的份額辦公室出生的改革


假如正隔月進行memba介紹本身的工作的"介紹會"的是co-lab的話,那麼。

佐藤:是那樣。在介紹會,朝四、五個的方向每次上台,但是在選登台的人的時候協作也正選定好像出生的行業的各處。平常如果什麼樣的仔細聽是否被工作的機會很沒有其他的成員想,但是能互相聽工作內容的話"這個馬上做"吧的新的活動出現。

在實際,什麼樣的協作正在成員之間出生?

佐藤:已經有各種各樣的那個。

伊集院:在小的東西說的話向成員介紹活動的研究會的客人了,對角色專門性的成員用動畫拍攝的角色請求幫助了。成員之間正在co-lab中做會議的多。

佐藤:因為Web和照片,插圖和圖像親和性的高的種類的各位聚集了所以工作上的協作不特別,并且已經是日常。也好好看到正在成員之間從事web網站的創作項目的姿態。在除了那個以外,影像創造者比方說也沒有餘力的時候,可能有在工作方面朝一樣的影像關係的方向給予幫助的事情。

如果特別有大的實例的話,在memba之間的協作中,請告訴我。

佐藤:一樣的行業的成員之間變得一起,在代官山的據點,被做過了公司,但是,在澀谷,原來也被一樣的資本成立房地產企業和TEC企業用雲技術以及AI技術開發房地產管理系統的新公司了。做公司的在這3年裡是最大的協作。
一邊原來我們從澀谷演員表的計劃開發比賽參加,和co-lab有關系的創造者支援,一邊進行了供比賽使用的資料製作以及建築設計的方向。作為協作,做這套設施的最大,超過那個的東西出生的,先還好像成為。

co-lab也正下工夫在用co-lab成員的集合知解決外部客戶的課題的方面,"co-lab澀谷演員表"的開業以後,與外部客戶的關系方面有了變化嗎?

佐藤:對co-lab這個集合體有興趣,想在co-lab在自己公司補充短缺的資源的話聲音gakeitadakukotoha,"co-lab澀谷演員表"的開業以後在企業更加增加了。請好像和投入問題的話"回答回復的箱子"逮捕有關音樂的廠商,房地產這樣的大的企業大量,co-lab。
以前比較,企業的規模也變得大,并且也要來自地方的自治體的諮商。和澀谷的區域管理活動有關系,繼續地產生輸出,認為什麼活動被到外面發送正影響。

對co-lab這個創造者的集合知的期待越發高漲。"co-lab澀谷演員表"從現在開始在澀谷的市鎮達到什麼樣的進化?

佐藤:在份額辦公室增加澀谷了,但是co-lab的特徵繼續有"想使社會由於創造者的力"變好的一貫的想法。
如果提高創造者的社會地位,能在澀谷的市鎮發揮創造者的存在的意義的話,不能越發擦亮正在世界中與眾不同的澀谷的個性的話想。研磨那樣的市鎮的個性的活動以及活動大量的發生了的狀況現在在澀谷中驚人,并且有趣。
為了不被埋沒那裡面提高勢頭,是用生產性在未來投資,并且想展開創造者的活動的地方。以及一邊在澀谷活動的外部的創造者或者份額辦公室和各種各樣的集合體合作,一邊想使全體澀谷的市鎮熱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