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31

對CAST People#11_澀谷和創造者做自由的人
"做在30年繼續的市場"在澀谷的市鎮的挑戰

株式會社Camp橫田大學,新田晉也,澤樹美奈,服部優罕見的san

多種多樣的人們往來的澀谷的不被把在種類以及味道捆起來的"設計"在中間聚集的"SHIBUYA DESIGNERS MARKET"(澀谷設計師市場)。作為"享受自由的市場,"用1回速度大約2個月以澀谷演員表的廣場為舞台在舉行。
從這個市場的第1次處理計劃、運營的和有創造性的代理商"Camp"的橫田大學是新田晉也。原來作為正作為弗裡蘭姿活動的兩個人結成了的活動單元"AnonymousCamp"承擔市場的計劃、運營的現在用變得經典的這個"澀谷設計師市場"的開端做了。
一邊不久變成法人,朋友增加,讓融入實況以及研究會,內容充實,一邊在2年半舉行共計15回活動。還沒來到世界的年輕的創造者和顧客能隨便交流的自由和澀谷演員表的氣氛相配,作為現在也能和"澀谷演員表的臉"據說的活動固定了。
在每時每刻繼續變化的市鎮中,用來讓繼續一項活動的秘訣在哪裡?關於橫田和新田以及是Camp的工作人員,并且和兩個人一起擔負運營的澤樹美奈,服部優罕見的sanni,迄今為止的行動和從現在開始為目標的活動的形狀拜訪了。

PHOTOGRAPHS BY TADA (YUKAI)
TEXT BY Atsumi NAKAZATO

一起渡過糾紛的在繼續的原動力

請告訴我關系到與澀谷演員表的相遇,設計師市場的開端。

新田:作為經營手藝活作品的銷售網站"iichi"在弗裡蘭姿時代的"Pinkoi japan"這個公司的外部工作人員工作。"Pinkoi japan"把辦事處搬遷到澀谷演員表裡面的"co-lab"的變成開端,提出商量"想針對Pinkoi japan從作為澀谷演員表的運營母體的東急電鐵(實際、東急株式會社,以下東急)的方向用澀谷演員表的開放活動的一環"做設計市場的事了。有那個話的正用橫田和"AnonymousCamp"這個活動單元之前開動的時機,把計劃、運營通過Pinkoi japan委托給兩個人了。

橫田:正好在要了那個話的時候用"machiekyuto神田萬世橋"舉行作為"AnonymousCamp"的第一次活動。內容是使插圖/選秀/音樂/當地當做主題的文化市場,并且請東急的各位到那裡來玩。據說"非常好",話以前惡化了。

新田:看這樣的編輯完成的大了。當時2個都是弗裡蘭姿這個立場,但是決定因為接受在澀谷演員表的市場活動的工作了的訂貨所以作為"Camp"變成法人了。

橫田:原打算要yukuyukuha公司,但是到了趕緊那個的開端。在這種意義上"澀谷設計師市場"也對我們來說厲害是有深入的想法的工作。

橫田,活動原來好像不和EC網站的製片人編輯、導演,新田是正業。

新田:是那樣。是否雖然想幹可是nanode,活動的工作能企業化第一次是不近情裡的不安。不過,在第1次市場和開放活動的時候,從請在現場擔負運營的各位領受各種各樣的教導。是看吧的看,用模仿開始了的地方。

橫田:周圍幫助一團糟了。在各位客氣的各位。再想一遍的話開放活動有了各種各樣的糾紛……。

新田:因為作為澀谷演員表,也是第一次嘗試所以意外的糾紛多。是包括東急在內,現場運營組是一個,渡過,并且好的熱量和團結能力厲害非常出生了。是否這種事熱要今後也"想定期"做的話,繼續,有關系了。

澀谷演員表是所有有創造性的活動的據點。挑戰活動事業,也許是有支援正奮戰的兩個人吧的意思。

橫田:起動當初用"運營"這個意思說或許是至少水準的話的話想(笑)。但是請東急與"做沒來到世界的創造者還自由地發表作品的地方"的我們的想法有同感。委托給我們的理由衹或許是那裡的話想。

新田:嗯,認為是衹考慮了那裡的熱量的感覺。


不設定銷售額目標。能向新的事情挑戰的"自由地方"的建設

"特定的一邊不被在樣式傳播而製造者和顧客發揮分別的個性,一邊享受自由的市場。"在這個概念的背後,是什麼樣的想法以及有的想法嗎?

新田:澀谷演員表的位置是把澀谷和原宿拴在一起的貓街的入口,并且不僅什麼在兼備多種多樣的用途的有創造性的活動的據點和說的澀谷演員表的概念重疊起來而且然而是而且把澀谷和青山拴在一起的結節點。因為是街文化和高檔的空氣疊起來的地方所以想各種各樣的簇的人們往來的為了知道作為還沒正知道的獨立商標的東西的話作為可以拿的地方的想法在根底。正因為是這個地方才是出生的概念。

橫田:原文其本身是我們開始寫的東西,但是是什麼這個澀谷演員表的自由,寬容的姿勢正同在Camp從當初開始有單元結成的"想根據創造者"做許多的機會的想法和東急中一致,并且認為在自然和概念丟掉,被擁擠了。

是這個概念易懂,并且被體現的展出的創造者的選定。正用什麼樣的標準選?

澤樹:與其說是已經被廣泛地活躍的不如說,從現在開始想要來到世界,認為能以在找活動的地方的各處為中心介紹。參展公司的選定正而不是公開招募型拿從這裡邀請創造者的形狀,在好的話想的打招呼,可能有對參展公司介紹的事情。插圖畫家,選秀作家,設計師,編輯和種類廣泛。

橫田:正展出的作家的朋友來玩,據說"我想出來"的多。

澤樹:因為好的人的熟人是大概好的人所以那裡信賴。實際上也作為作家展出過本公司的年輕的公司職員,服部。

服部:我原來去珠寶的專科學校,找能發揮什麼學的地方。也有來自Camp們的推,迄今為止和朋友一起兩次展出了。像我那樣,從現在開始想擴展活動的寬度!因為能展出toiu市場初學者所以有了安心感。

澤樹:是普通的市場活動的話被從運營一側攻擊銷售額目標這樣的所謂"錢的事情"的多,但是特別沒正在澀谷設計師市場設立銷售額目標。想各位比那個,更舒展地向新的事情挑戰的話留意"自由地方的建設"。

橫田:包括澀谷設計師市場在內插圖畫家的創造者來到市場當初像現在一樣不當然。而不是像付高額的展出費的展覽會那樣的東西,在自由空間賣商品,畫肖像畫,展覽作品……。"可以自由地"給予什麼的活動在都內幾乎沒有,當時新了的話想。

新田:因此,假名,高的話參展公司們的滿意度總是感覺到。那個理由或許在"地方的自由"的話嗎?正在百貨商店展出的受歡迎的珠寶作家平常之前出來過了,但是請據說"開心厲害,想結束以後又"出來。不被捆在銷售額上而用自由形狀銷售,好像厲害新鮮,并且感到什麼能和顧客交流了。

橫田:被獨立活動的是核心,但是已經有經營,可能有有許多的實際成果的被自由氣氛吸引,被展出的事情。針對參加的作家,特別也無限制而認為種類是感到"文化"的東西嗎?極端地說認為"好什麼都"。也包括那個,是多樣性,并且正當作自由。

在創造者之間遇見,新的協作出生於的地方

在運營一側看來,正怎麼抓住"澀谷設計師市場"的魅力?

澤樹:參展公司之間交朋友,回家,整理結束了之後用我們運營組和所有的參展公司去飯的最近變成例行。從常客的展出作家,有"期望著飯會"的聲音,展出與其說是目的不如說遇見新的朋友,期待做交流的話嗎?認為是其他的市場沒有那裡的魅力。


作為參展公司和無運營組的牆的平地的關係好。

澤樹:作為平地的交往正用再近的距離厲害完成的話,與其說是參展公司和運營組不如說,想。

橫田:常有作家以及我們和顧客交朋友。交朋友的顧客參加了前幾天的飯會(笑)。

新田:在飯會,作家之間說出煩惱,可能有商談的事情。在minnadewatto在說中煩惱解決,可能有新的聯手合作開始的事情。

橫田:一邊完全沒有像敵手那樣的感覺,也做信息交換作家之間,一邊正靈活采納彼此的好的地方。

服部:因為在這個市場,正認真認真從事有趣的事情的作家聚集了所以,相遇,我自己也在那樣的各處得到大的刺激。

對用來長時間能繼續的秘訣自由的的慷慨

橫田和新田主要地是,培植的"享受自由"的市場。有為目的活動以及地方嗎?

橫田:我們正想像的每年在長野縣松本市是在5月舉行的"松本選秀交易"。想辦法"自由"的表達正好,并且這個在兩個人裡面的原風景。那個和前些日子個人可惜地關閉的"下北澤盒。"在啟動的情況下,正有關系,但是這裡也是很自由地方。如果仍然沒有在市鎮裡自由地方的話,文化是根zukanaindesuyo。有叫澀谷演員表的地方的自由,也覺得"澀谷設計師市場"成立了。

新田:是,正因為自由氣氛正適應地方的空氣才認為能繼續活動。在實際上"松本選秀展銷會"正在30年繼續,以前用iichi的工作出席采訪了的時候,有了"繼續了在30年的秘訣作為什麼"的問題,但是"決定不做決定什麼"的的的回答歸還。硬著頭皮不規定規則的話。認為做這種的自由空氣的不要是長時間繼續的理由吧。不能是由像澀谷那樣的經濟圈很做成長時間繼續的活動。其中,東急開始這項活動從起動過去2年半的我們想要做什麼現在也能繼續的自由市場,和澀谷演員表有關系的各處是廣闊的心,并且認metekureteirukarakosodato想。


和寬容自由的事情能繼續的秘訣。

橫田:是那樣。澤樹以及服部還有進入的大。據此原來能開始想做的實況。今後舞蹈或者戲劇也想向新的嘗試挑戰。就這樣一邊即使重復次數也返回"享受自由的市場"的原點,一邊稍微擴充,最終最好像節日那樣能夠。

新田:在各種各樣有有魅力的活動中也許是作家最在"澀谷設計師市場"省掉肩膀的力,參加的活動的話。那個也據運營成員說時分大。雖然設施一側的理解有利可是認為不要是能無勉強而做作為當場的輕輕地自由的空氣的絕妙的成員吧。

橫田:是那樣。不過雖然是自由,緩慢的氣氛可是平常半年一回有點下工夫,是什麼展出,并且形成的活動想做好像作家的認識一口氣展開的氣。

新田:在確實需要這種的緩急,市鎮以及全世界連續不斷地變化中為了不讓厭倦必須采納新的事情的絕對。不過我仍然總有點在根底有"松本選秀展銷會"的那個空氣感覺。當能持續30年的市場做好了的時候,那個認為在澀谷的市鎮的一個特徵成為。以及正在年輕時開店的作家是叔父,幾十年以後,突然出現,一邊看年輕的作品,一邊"這個在那個"相似的話在令人討厭的事情據說……。

橫田:當時的年輕成為沉悶的叔父,回來(笑)。

新田:當竟然"我過去"出來了有了交換的時候,最高(笑)。東京想繼續的的重要真地正因如此在每個東西不繼續的地方注意各種各樣的人。

橫田:原來能繼續的地方本來有少的東西,是繼續的在城市坐商業基礎。

新田:因此認為不是澀谷演員表的話不繼續。因為一邊有澀谷這個市鎮,一邊認為商業性的"味"無限是少的厲害作為罕見的設施所以。

澤樹:為長時間能繼續,不僅作家以及顧客而且,運營一側繼續嘗試總是毫不畏懼新的事情,想做能享受什麼樣的變化的組。

服部:如果到這裡來的話,一邊重復變化,一邊能放心的"澀谷設計師市場"最好在作家以及顧客的變得"想回來的住處"成為的話想。


新田:一邊不問組的內外,為這個市場變成澀谷的市鎮的圖標,變成看慣的風景也貫徹自由姿勢是各種各樣的形狀,一邊,并且想想長時間能繼續的方法。

從市場擴大的新的實驗

最近,從市場派生出來,被展開實況以及研究會,與企業的協作等的廣泛的活動。在澀谷演員表在到的11月16日星期六在.17日(星期日)知道文字,文字摸,在Camp計劃運營下舉行享受文字的節日"moji Fes."。

橫田:"深奧文字以及字體的不僅創造者而且在一般的各處也,用為了紀念作為築紫字體的15周年,那家廠商的Fontwarks的25周年的活動,正計劃好像在想在開心的世界"轉告的他們的想法體現的內容。實驗性的嘗試多,但是因為有澀谷演員表收下那個的泥土所以各種各樣作為charenjingu的計劃正做成!

服部:我的首選是故事的內容用文字的語氣完全地變成的"GAP朗讀會"。是享受迫使背面泥土泥土,為看上去在看快樂的話文字被投影出話的內容和文字的印象的GAP的有點感到奇怪的朗讀會。

澤樹:排列在主題做文字的作品的"字體市場"是值得看的地方的1個。衹交在參展公司,"請在主題用文字"做作品的標題,被為這個日做的文字作品當天全部匯集。展覽以及研究會,選秀啤酒,食物等的大人小孩變得一起,另外也能享受的內容是滿載。

新田:Fontwarks,針對專業的設計師的項目沒做過了迄今為止針對數量aredo,一般的人的活動。其中,請看正繼續"引起什麼樣的交流在活動這個地方"的嘗試的我們的活動,這次聲音gakeitadakimashita。

橫田:好像是那樣。實際上Fontwarks的代表也正好好到"澀谷設計師市場"來玩。有那樣的聯系,是實驗性的嘗試性地寬容的澀谷演員表,并且做也對所有的有關系的人來說新的挑戰吧的當然對我們來說首先感到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