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5.14

用有創造性的思考想未來的都市
"202X URBAN VISIONARY vol.1"講話會議、後篇

自2019年4月26日的19點起SHIBUYA CAST. 作為周年節的計劃,用澀谷演員表舞台舉行講話會議系列"202X URBAN VISIONARY vol.1"了。
迎接創造者,開發者,行政方面的有關人員,舉行的本會。用前篇,計劃,開會被在上次3月25日舉行的公開提出,針對"推進一邊在開發者之間討論,共有,一邊的日本的都市開發更"不作為⼤切的,各開發者兼任自我介紹,敘述了意見。用後篇,終於突入正式的議論。

前篇的文章是這個

動畫是這個

PHOTOGRAPHS BY katoukazuya
TEXT BY加藤純


每"據點的全套主義"的背景和信息共有化的困難

齋藤先生一邊裡面回想滿意的表情在協商發展的,一邊加深議論。向佐藤他詢問只要"我現在知道到處都出借,擁擠,就,要求"全球化",因為全部想要人和外幣所以以100%生產為目標,但是是否是否最好做什麼規則是想是所有的民間,并且說的姿勢是哪個"吧了。


一邊"尖銳以及的話佐藤先生不得了,并且難以回答"認定,一邊"有是否如果全球化,并且看的話,選東京,日本的話,但是需要即使有時代以及價值觀的變換"也繼續拿出各據點有的個性吧。關於基本的價值觀以及方向性,回答一邊做民間的各處和協作,一邊國家也共有自治體有必要吧了。即使這麼說,佐藤先生也指出區域以及市鎮的捕法的困難。假如"叫各開發者準備的功能和每"據點的全套主義"臨時的話,即使在在據點之間移動的用戶看來不有趣因為對在那裡在據點活動的人來說什麼都"準備齊全也所以有也許作為幸福的觀點。或者為了寂寞感覺到常去的胡同的商店在被對很好看的存貨都市再生項目新更新的一方面沒有認為值得衹不能說完硬體的規格。


山本先生"上次,出自基本計劃的支配的話發出了,但是東京都的握柄無力地有按照區域不同的個性,好像產生Synagy效果的俯瞰性的都市的建設也聽是否正能夠的意見"。就是說為了國家主導了太多了也能認為相反地說。東京都和與國家的職責份額以及關係現在怎麼樣吧問了。


佐藤先生,關於"都市的行政事務在地方分權的想法"下針對那個去拿來盡可能地在自治體決定的形狀了。另一方面民間的智慧以及主意·知識變得被通過項目飛躍地發揮了,但是東京都見效,并且,2001年的都市再生本部設置,2002年的都市再生特別措施法制定以後,被運用這套結構。因為我個人全世界與其說是東京都和國家的職責以及有關等等不如說在此之上急劇變化,也使人們nomachiheno要求變成多樣化、復雜性了敏感,并且有公眾心理的民營企業是好的意思,并且變得更加和城鎮建設有關系了的話正逮捕所以的話跟這樣的市場的變化說了。


齋藤先生關注"全套主義"這個語言,繼續抽屜,意見。"變成全套知道從客戶的立場"做。到了建造1幢大樓的時候厲害不安。當即使把建築物全部換成飯店也便宜的飯店不久也在許多來周圍了的時候,被繼續賺錢的話嗎?即使要辦公室也一樣。把那樣的潮流停下的措施以及結構是國家,并且難,并且在產業結構以及經濟活動正變得復雜中認定由民間主導,必須不做的話想,對豐田他向上看意見。


同意了之後豐田他也追加不同的觀點。"想在全球化中的競爭力的話不是能用單體的開發事案決勝負的時代"。到了在東京,也不可以比賽,比方說必須同舊金山的海灣地區比賽的時候必須也拆除叫自治體的學分。在是由作為假定都市的東京海灣地區做成世界的競爭力中必須想在做MICE的時候也把差別化和職責份額怎麼辦。假如那裡進入修長的城市性的事情的話,如果沒有有共同點的數碼的平台的話,AR導航儀不動,通用的自治行駛也不在共同平台的e-貿易被形成。因為一樣的系統以及服務被登出來所以共同性完成,移動的價值出現,在國際性的市場的強大出現。因為誘導那樣的東西的結構是也不在個別的開發項目以及自治體能夠的地方那次誘導是國家或者橫跨的規模所以,并且認為搏鬥的是緊急任務。


對此,佐藤先生"不限製在城鎮建設專業之內,想要推進在醫療專業比方說也數據共有,但是即使因為有已經被確立的復數的方式,分別是商務"所以有全體最合適地以o為目標的方針也有是否到哪裡能夠是現場的課題。不過因為現在是所有信息剎那間被用個人水準共有的時代所以認定甚至仰rutori,公共的機關把公開數據推進,在城鎮建設發揮有必要了。


豐田他"說數據的共有化以及開放簡單,但是探索,把旗子豎起來,誘導或者的話不提供證明做試驗的地方或許"不新的數據形式的能夠用研究開發合乎邏輯。那時當時的日本的民營企業沒在單體有R&D,也特定的都市沒有。誰先行於,不做那裡的運動場展望不被解除的話最後感到七零八落地動的狀況的話的話指出了。


強調齋藤先生活動的的重要性。因為"是行動而不是思考所以,在數據共有的情況下,也正比學者實際工作的人進入工作重要"。能夠實習者加入了核心的實例是"印度堆棧"這個印度的公共基礎設施。是由超行政橫穿型做成眼睛精神這個民間團體,能實現用來為了能在線上受到服務進行數碼ID以及本人確認的面貌識別或者指紋登錄了4年。"甚至kuriputoshiti"扎民間的旁邊扦子,是科長水準,并且掠過的話把能結算的金額在行政下集中起來,不能傳遞一種堆棧結構的話在想。


山口先生,為了"連起來把要素,不僅城市規劃、政策而且,認為工業政策重要"。應該在在地區瞄準什麼樣的種類、規模的產業集聚的倒過來算集聚的要素而來。現在內容以及城市基礎設施維修容易在商務的範圍中想,展開最需要sonomachini什麼的價值的選項的不是第一?怎麼控制那個包括數據的處理在內在日本認為需要能有的立場的人們做規則。在那個,多種多樣的有關人員用一樣的桌子商量,認為在分別的市鎮截斷,好像倒下的方法好。為在房地產行業,用長期的租金回收投資揮發性考慮的用途的等級製度重要,但是相應地被捆起來,真地不能改變成。為做東京需要的功能是與什麼做做辦公室的東西和文化設施大致相同的價值,并且能傳遞項目的結構認定需要吧了。


米持氏控訴在開發的立場恢復基本的事情的重要。甚至澀谷的宮下公園的開發"澀谷的特點""是什麼或者說的東西,但是是誰想像的東西新開發的東西對基礎在一樣的方向做那個把不同的要素放進去的話好好"討論。另一方面,在有居住的人的地方有個性,附近性以及弄堂的味道出現。是否變得不更有魅力認為討論附近。


山本先生在這裡在澀谷的情況下從宮下公園看的話是南面的車站一側,并且東急電鐵以及JR又是西側出自專業商店的開發大規模在前進,但是討論在那樣的地區間隔的性格帳單或者是否有可能發生在運營商間隔的某種聯合詢問了。硬著頭皮""沒認定米持氏知道其他公司的開發的內容吧。首先想可能在路過現在的宮下公園的前的人以及訪問的人能享受的設施做,是而且新的人使來的魅力碰到的觀點。到魅力多的程度回答是否市鎮的魅力不高漲。


豐田他重復,在"是開發者有的功率和規模感覺,并且能做哪個挖下一個澀谷能怎麼做的觀點,被擁擠"中的話詢問"我們是背後出力的人的話,并且米持氏是社會性的基礎維修保養的立場,并且是主角最終是市鎮,并且工作的人以及住mau人"。從現在開始認定認為應該用能夠之後運營而且有關系了。


山口先生補充分析成澀谷的市鎮的特殊性的內容。從"包括新來者也,人聚集的歷史,由於震災以及戰爭而失去住處了多樣性,寬容,飛黃騰達性不是澀谷的特點之後的話繼續想,是巧妙沿著一直繼續變化的市鎮,并且對基礎"有什麼想約定市鎮的展望。為此,需要建築物好像作為用途的轉換。與其說是基本計劃型不如說,是過程型這個事情。


用城鎮建設,文化的做法以及公共的狀態能變成基本計劃


齋藤先生對谷川他提出在這裡更換觀點的問題。人住在的地方,用"味道而來的話,是大丸有,并且是商務的市鎮,并且雖然夜間人口是不到30個"但是做了那樣的文化。在被和市鎮在聯合有關系中有想的地方嗎?


谷川她"大丸有想更換叫商務的市鎮的形象"。是什麼做需要燒膨大的數量的磚,累積的費事的,做三菱1號館美術館在市鎮采納文化的要素。在有樂町區域,三菱地所擁有的昭和的氣氛有味道許多濃厚地剩下的辦公大樓。認為靈活運用這些大樓,可以連續不斷地試各種各樣的事情。極端的話,作為大樓的收入在從2樓的辦公室部分賺錢,建議做在路面的1樓部分hamachino活性化連接起來的所有行動,也認為有趣。


以六本木Hills為中心的森大廈的開發用做市鎮的文化的側面摸齋藤先生,關於"改變成把文化和城鎮建設,市鎮的品牌"拜訪杉山他了。


杉山先生就這麼點""作為房東的開發者作為商務募集辦公室或者商業等的借地人,但是市鎮的個性難以出生。為產生個性最能挑戰的是有地板的房東。在六本木,作為11ha這個大的六本木Hills的房東的森大廈自拿風險,正經營美術館。是跟區域全體的burandingu在那個Synagy連通的模特。去年,作為新的挑戰,在台場做延床1萬m2的巨大的數碼的藝術的美術館了。這裡在自己公司擁有的設施裡,但是讓是公司內,并且解釋在自己往後的時代靈活運用地板,應該親自做內容,通過計劃用勁了。在日本被從世界選的時候,必須變成什麼的"原產地"。比方說秋葉原是漫畫以及遊戲,動畫的原產地。台場也想要娛樂以及數碼的藝術的據點。如果有目的性的話,一定有拜訪的人的話控告了創造出開發者自己被選的內容的重要。


像"文化的做法那樣的東西掠過齋藤先生的話也許是像現代的基本計劃那樣的東西"。用國家以及協商會它本身下定義,是否和必須做商業模式的時代不是之後指出。


齋藤先生說變得沒可以看到為在市鎮種文化把旗子豎起來,大顯示natao的所有者總經理的"成為一般地的話,有趣減少了"的話能夠豐田他和建築和市鎮是經濟合理性的東西同步。


山口先生"需要高的盈利性,并且,用也在協同運營商的開發,比物件單獨的東西"有難以有空白以及餘地的方面。列舉能努力能怎麼貢獻給全體市鎮的價值提高的例子是自己負擔費用的話,但是正把許多中目黑的高架下邊感到興奮的要素放進去,從結果上說有趣的人聚集,正停的話市鎮的底想。即使在房租的方面,一百分不能消掉是作為120分,并且最好不傳遞項目也的話從結果上說回答了。


齋藤先生流動性,并且城市規劃的用途地區沒引起功能不全的話針對像生物那樣的市鎮的姿態提到,對佐藤他向上看意見。 佐藤先生城市規劃的制度為"推進把一邊在人口增加的時代控制開發壓力,一邊有秩序的土地的利用有效地"起作用了。到人口減少下的現在,與生活方式以及地區的需要的變化對應的柔軟的運用一部分變得被策劃了。都市再生事業的公共貢獻用途的決定人也為了能靈活和需要的變化對應在2017年拿出推薦什麼大捆扎,化做的通知。因為居民,運營商以及說明者的聲音進入行政所以現場運用變化。不過是這些被對有關人員越發進行可視化,被變成共有,并且更加反映需要的運用不被做的話在想為動的話而用正對應的樣子轉告了。


為了齋藤先生是如果有大範圍的放寬限制的話,發變化的一方面,并且一邊理解市鎮的文化背景以及市民的聲音,一邊做城鎮建設需要,并且那個職責不在民間的話"微經營性的觀點"提出。對此,山口先生"什麼樣的風土在許多的各位和這個市鎮有將來想用重大事項怎麼辦的常識性的地方的重要,并且示意在那個的基礎上平緩,并且最好有能形成地區的同意的柔性"的話了。


山本先生在這裡聽"之後容積率"的可能性。"認為容積率對投資的運營商來說是易懂的獎勵,而不是硬體緩和軟體面的限制的獎勵比方說不可能嗎?"原來在測量對那個項目的都市的貢獻的程度的時候包含區域經營的狀態的軟體面的建議是什麼評價不能積極作為對象嗎?認為有到運營面截至計劃初期為止預料難的課題,但是是把那樣的構思在都市開發的制度裡帶進去難的話提出了。杉山先生回答那個,用"用途地區的話,開發的想法有在職住近接在市鎮裡居住的地方,工作場所,開心的地方的森大廈是在出色的市鎮成為的東西"。因為現在不僅硬體而且做運營的組織的被到運用要求所以敘述說認為是特區的申請,并且"怎麼辦當做了"的時候在評價的對象成為的正適應真實情況了。


谷川他摸被作為微經營提到的地區同意的點數,"是民間地化身,并且,在大丸有區域,作為構成的城鎮建設的推進組織的大丸有協商會在2018年"迎接成立30周年了。在那種協商會和千代田區,東京都,JR東日本,有"大丸有地區城鎮建設懇談會"這個討論·桌子,作為城鎮建設大綱概括那裡的議論。本地區的地方化身一切是法人,并且沒第一特徵有個人的地方。就是說,經營以及同意形成的辦法根據區域的特殊性大大地不同吧。另外,把叫"大丸有區域經營協會"的市鎮積極靈活運用於的艾利馬奈團體正從15年左右前活動。這個艾利馬奈團體經營的大丸有地區的設施於是被都市再生估價資,能獲得內容的獎金。但是從現在開始可以有好像對不以設施以及硬為前提的獎勵的討論以及獎勵不作為內容的不同的東西成為的討論的話想,不在討論估價正以市鎮全部參與的形式努力的活動的結構,做的相的話想的話介紹了行動。


米持氏關於應該用區域經營關注的要素提到。因為"連接開發的地方和已成的滿房屋或其他建築物的地區的是道路以及像河那樣的公共的空間所以公共空間的利活用和那種設計應該是重要的要點"。認為對放寬限制的給被作為對象,區以及市的水準的道路管理者以及河川管理者做更好的街景的做開心的市鎮的大的要點成為。


山口先生,"公共,""自治體稱呼為所管、管理的東西的形象正固定,但是如果是"全部的東西"這個本來的意思,并且逮捕的話,認為新的規則的建設能夠"。那樣做的話,是否管理以及運營的狀態不變化吧追加。


齋藤先生在這裡聯想田中先生在起首提到的"有創造性,并且市鎮怎麼"變化的論點。"使用公共的公共場所怎麼不是把市鎮換成一個的幹凈的方法"的話實際上想。因為如果認為幹吧的話,計劃之後不過半年以後能夠所以。也許不跟區域經營的評價連通,但是如果不過不應付過去的話,地方的品牌不試驗性地能夠偶然。我正做想現在,澀谷河的未來的姿態的活動,但是衹姑且放3個集裝箱,是一邊把資金集中起來,一邊正推進的狀態。因為不在空論結束所以認為首先必須開始運營或者運用。應該那時候邀請想有效活用藝術家以及地方的人,製片人增加,有關系的話在區域經營反應,不對品牌連接起來嗎?如果從那裡決定在地區的用途,按照那個,商務能展開的可能性拿完成的接近的話,認為獎勵的內容moonozuto變化。


為養育市鎮,做起作用的都市空間


超過計劃的時間,白熱化的議論繼續了,但是齋藤先生作為匯總問登台的人意見和感想。豐田她做市鎮的作為個的固有性的"成為在更加的價值今後的姿勢是有的前提,并且硬著頭皮作為櫃台叫即使努力好像作為內容以及文化的東西也在已有的系統裡安穩的是現實的話的話想,在系統是大的地方,并且如果什麼改變成很重要想"。如果同時沒有做能把長尾之間拴在一起的生態系統的制度設計以及系統的改革的話,結果是∶不在時代大大地變化的事情成為吧。因為是R&D或者數理性的分析或者證明實驗的地方不在個別的運營商完成所以現在厲害需要是更大的規模,并且做地方吧。以及因為昭和的成功體驗太強烈了所以最近想的就是經濟以及政治的最終決定的判斷基準依然像亡靈那樣留下來。有20幾歲的人正把最尖端的領域拉到的領域,因為巧妙攙合在企業中多種多樣的年齡段所以必須變化的話想的話再次提出了課題。


山本先生和都市開發以及城鎮建設一起說也關於公民聯合的動向追趕了"道路以及河川,公園在都市"中占據非常大的面積。在空間的活用以及活性化這個點數,能不做在獎勵而不是容積率的追加計劃地和連動的公共空間的用法嗎?因為和分別的運營商經手的地區在地區之間連起來的是那些公共空間所以也運營商之間的聯合的開端不能產生嗎?因為這樣的議論一次結束太可惜繼續,并且如果什麼舉行理想想所以的話裝了期待。


山口先生"城鎮建設用寬度的語言很伴隨開發為成為"的話時間實際上也在同意形成患形狀。以及,在全世界,在計劃完成為了因為變化所以能和變化對應的時候什麼一邊想像將來,一邊倒過來計算,做重要。以及今天什麼用力花想法就是"想把什麼"換成的心情的集合做都市。畫未來,能怎麼樣接到城鎮建設認定一直想作為自己的主題有了。


杉山先生會了建築物這個硬體之後"市鎮起動,認為是為今天養育市鎮出色的會"了。認為開發者各自有想法,但是如果做親自作出內容的的話,建成有個性的市鎮,認定不在關系好之間成為的話那個想了。


谷川她"認為在各種各樣的層繼續做各種各樣的事情重要"。因為在城鎮建設一側有意識的好的機會成為,也能對下一個市鎮者來說享受1年1次的夏日大狂歡或者聖誕節市場等的計劃物以及活動什麼到呼吸不能夠的程度繼續做重要的話想所以的話收集了。


米持氏認定一邊因為自己變得無論如何"容易用開發的腦袋頑固所以從計劃規定之前的早的階段聽柔軟的各處各種各樣的人的意見,一邊"公開的改革detsukuruyoninatteiketaranato想了。


以及佐藤先生"各種各樣在公眾空間,活動的是實際上作為今天的一貫的主題的個性的話其本身"的話想。我們不做東西以及空間,正參與也產生使用那個空間的人的行動以及生活,心情的工作,用力做了在這個意義上必須今天做"生活的都市空間"的想法的話結束了。


齋藤先生是充實的內容因為衹沒"能聽想問的的5%左右所以一定想做第2彈,開發想做在互相鄰接的開發者之間好的品牌"的話但是敘述了。


一邊最後田中先生回頭看被用圖像錄音收集的內容,一邊"互相看樣子,那麼,哭的深的討論能夠的據創造者和鍵成為,設立地方"的說想的話強調這次的會的特徵和意義,收集了。


是大幅度超出計劃的時間的會,但是是好像用分別的話題作為一個次被形成的很多的內容。是在現場最前線定期活躍的實習者今後一定也有生產性這個共同的認識,聚集,并且用力請求想畫企業間隔以及超過官市民的籬笆的市鎮的展望。